为了棉农的微笑——记禾田化工氟节胺棉花打顶剂项目团队

时间:2012-12-19     来源:中化蓝天
视力保护色:

2009年,中化蓝天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浙江禾田化工有限公司(简称禾田化工)开始在新疆棉花种植区,试验推广氟节胺(植物生长调节剂),用来替代人工打顶,这是棉花种植史上的一次革命。虽然2009年的试验失败了,但他们并没有放弃,继续探索试验

2011年,禾田化工技术人员设置了100多个试验小区,积极开展使用浓度、时间、剂型等方面的试验,终于掌握了适用于替代棉花人工打顶的氟节胺剂型和使用技术。2012年,禾田化工正式将氟节胺剂型在新疆大面积推广应用,8万余亩棉田当年增产棉花2000吨,为农户增收1600万元,项目取得了圆满成功!

图为中化集团副总裁、中化蓝天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引平,中化集团总裁助理王红军一行实地听取项目汇报。

禾田化工总经理吴敏华及其带领的5名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的员工在新疆创造了奇迹,在这其中,发生了许多生动感人的故事。

千名农户喜出望外

“氟节胺是个宝啊!今年种棉赚了钱,媳妇也娶进了门。”新疆建设兵团农八师134团农户王老三今年承包了200亩棉花地,他自己算了一笔账:“人工打顶每亩需要60元,而利用氟节胺替代人工打顶,每亩只需要35元,产量还增长了6-9%,按目前棉花最低保护价8元/公斤计算,至少增加收入4万元,这还不包括省下的5000元人工费。”说到这里,王老三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从小区试验到田间试验再到大面积推广,四年时间,禾田化工氟节胺替代棉花人工打顶项目终获成功,这是新疆棉花种植史上继地膜覆盖、节水滴灌、机械采棉之后的又一重大技术突破,使新疆兵团的上千名农户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。

图为禾田化工氟节胺项目团队在给当地农户作技术培训。

然而,甜蜜的背后,却浸透着禾田化工在疆员工的心血和汗水。在兵团,你总能看到他们在田间穿梭忙碌的身影:有的为了观察棉花生长,一天都顾不上吃一口饭;有的在炎炎烈日下,连续几小时观察记录数据;有的因为太专注掉进水渠,沾了一身的泥巴……

但艰苦的环境、推广中的种种困难,甚至农户的质疑,都无法动摇他们的执着。

农户眼中的“老专家”

“我们祖祖辈辈靠的都是人工打顶,化学打顶听都没听说过,哪敢用。” 氟节胺棉花免打顶是项新技术,在信息较为闭塞的当地,农户对它有着明显的抵触情绪。

为了打消农户的顾虑,禾田化工在疆员工经常奔赴各个团场,进行技术宣讲,深入棉花田地,为农户提供技术指导。

一次,吴敏华带着大家到149兵团进行宣讲,忙完已是晚上7点。就在车刚开出团场、准备返回的当口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“150团有个承包户说自己的地块比较多,希望禾田公司帮助进行现场技术指导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吴敏华二话没说,立马吩咐调头去看看。此时,天空淅沥沥地下起了雨,吴敏华带着大家不顾身上雨淋,不管脚下泥泞,一株一株地仔细观察棉花的长势,耐心解答承包户提出的一个个问题,把使用方法交代了一遍又一遍,这才放心离去。当大家回到住处时,已是晚上12点,饥肠辘辘的他们这才记起晚饭都还未来得及吃。

图为吴敏华向农户详细介绍打顶剂施用效果。

过了几天,公司员工在进行回访时,150团的那位承包户问道:“你们公司的‘老专家’上次帮我解决了大问题,我还有问题想讨教他呢!”大家听后都愣了,“他哪是什么老专家啊,他是我们公司的吴总啊。”听完这话,承包户一脸地疑惑,“哪有老总亲自下地传授技术的? 我还骑摩托车带着他看了好几块地呢!”

正是经过禾田人上下一致的努力,氟节胺替代棉花人工打顶技术深入人心,赢得了农户的信任。

“讲究人”变成了“邋遢男”

吴永刚是禾田化工的高级工程师,也是公司比较注重外表的大帅哥,但来到新疆、走入一线后,他却像换了个人似的,皮肤晒得黝黑不说,人也邋遢起来了。这些还得从吴永刚潜心田间调查说起。

图为吴永刚在田里观察棉花长势。

棉花药剂的喷施时间主要集中在每年的六七月份,而此时正是新疆最热的季节,早上气温虽然低些,但要等到露水干掉得10点以后,晚上虽凉爽但视线又不好,因此,田间调查只能集中在中午最热的时段进行。40℃以上的高温伴随着强烈的紫外线照射。“在田里,即便穿着长袖也抵挡不住强烈的阳光”,吴永刚对记者说,“蹲在棉地里,又闷又热,太阳照得人身上直发烫,汗一直流个不停,擦都来不及。”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他们一干就是一天。每次回到住处,脸都晒得通红,腰也直不起来,晚上还要忙着整理实验数据,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个人形象。

新疆的棉花田大多是泥浆路,吴永刚和同事们不知穿坏了多少双鞋子,皮鞋不经穿,于是大家干脆都穿上了拖鞋,脚背被太阳晒得一道黑一道白的,“白加黑”也就成了禾田化工在疆员工身上独特的标志。

2011年,试验地离住处的8公里道路整个夏天都在修整,凹凸不平,骑车要40分钟左右,路上尘土飞扬,每每回到住处,吴永刚眼镜片、头发上都是厚厚的灰尘,回来后还经常碰上停电停水,常常一连几天都洗不上澡。“帅哥哪里还帅得起来”,吴永刚自嘲道。

“赵博士”的明星路

禾田化工市场部国内经理赵品,负责氟节胺的宣讲和推广,大家都称他为“赵博士”。说起“赵博士”这个称呼的来历,有个故事。

一次,赵品在兵团讲课结束后,一名连长跑过来说:“赵老师啊,我听过很多宣讲,有博士的、教授的还有院士的,但您比他们讲得都好,您不仅介绍了氟节胺的使用技术,还把棉花病虫害的防治讲了个透彻,一下就帮我解开了心里多年的谜团,以后我就叫您‘赵博士’吧。”于是,“赵博士”的称呼便在整个兵团传开了。

俗话说: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要让农户好理解、能接受,“赵博士”下足了课前准备的功夫。每一堂课前,他都要使上三法宝:一看、二问、三思考。跑田间地头查看棉花的生长情况,挨家挨户问农民的需求,问当地的栽培及用药习惯;做好调查、掌握实际情况后,有针对性地思考,调整讲课内容。“最欣慰的就是农户把你当自家人,遇到问题就找你”。“赵博士”的宣讲深入浅出、通俗易懂,深受广大农户欢迎,他还到田头直接指导氟节胺的应用,大家开玩笑说,“以后我们的产品加个‘赵博士’商标,准好卖!”

青春在磨砺中闪光

在疆的禾田化工员工中,贾京京、张浩康、宋少杰三位80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新疆,致力于氟节胺推广技术。面对艰苦的环境,他们毫无怨言,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。

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,他们不失对生活的热爱。宋文杰笑呵呵地给记者拿出一本笔记本:“这是我掌握的南疆氟节胺使用的第一手资料。”其中,记录着每次称样、配药、打药、调查……各种满满的数据,同样也记录着他在烈日下工作之后享用凉水澡的愉悦,傍晚时分试验田里吹来的凉爽微风和日月同辉的自然景观……

图为宋少杰在喷施药剂。

在新疆,离家几千公里不说,对在家娇惯的他们来说,每日三餐都是单调的土豆洋葱小青菜,但他们和老员工一样克服了种种生活不便,忍受着远离繁华城市的孤单寂寞,活出了别样的精彩。工作在一线的人是辛苦的,工作在一线的青春是美丽的。

十月的新疆,正是棉花丰收的季节,氟节胺的推广应用取得圆满成功,“辛苦没什么,得到农户的肯定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 吴敏华道出了禾田化工人的共同心声。

作者:叶晨

友情链接